《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魔法还在继续

作者:晋其角 来源:网络 2016-07-26 22:32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中的一幕,该剧于伦敦上演。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中的一幕,该剧于伦敦上演。

伦敦――啊,要是有巫师咒语,让我能把一切都告诉你,然后再把这一切从你记忆中彻底抹去,那该多好。《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于星期一晚上,在伦敦的皇宫剧院(Palace Theater)盛大上演。可是,尽管整个下午和整个晚上,我全神贯注,却还是没有发现让麻瓜(波特的世界里就是这么称呼不会魔法的你我)患上“说出一切之后的健忘症”的秘方。

这部备受期待的舞台剧分为上下两部,长达五个多小时,是J·K·罗琳畅销的七卷本《哈利·波特》小说的续集,你会忍不住想描述它的细节,只为了弄清它是怎么这样成功。这是一种纯粹的戏剧性魔法,然而却传达出罗琳的文字里迷人的叙事技巧。

不幸的是,这部剧的票在5月就已经销售一空,而那些得到票的人们在离开剧场时,得到一个小徽章,上面警告“保密”。我不想惹恼波特的粉丝们,他们就像保卫邪恶伏地魔的食死徒军团一样充满警惕和报复心理,

当然伏地魔早就已经死了。是吧?

《被诅咒的孩子》的故事由罗琳、编剧杰克·索恩(Jack Thorne)和导演约翰·蒂芬尼(John Tiffany)共同编写,它让伏地魔这种问题变得没法回答了,我请求保持沉默,这可不是在扭捏作态。在这部剧里,往事投下了令人痛苦的巨大阴影。正如福克纳(Faulkner)所说,过去并未真正过去。

安东尼·博伊尔与山姆·克莱门特在剧中。

安东尼·博伊尔与山姆·克莱门特在剧中。

《被诅咒的孩子》之中渗透的就是这个观点,它的故事似乎发生在一片闪烁着催眠般的光亮的黑暗大陆,对成年人和孩子同样生效。这部剧的存在本身,就是为了与年轻读者回忆的重力相对抗。我是指那些和哈利·波特的小说和八部轰动电影一起成长(从11岁迈进到17岁)的人,他们可能希望这个活下来的男孩永远冻结在和他们最后一次相遇时的样子。

正如《被诅咒的孩子》里的一个角色说的,“和时间嬉戏,你知道我们不可以这么做。”但是既高兴又热情地和时间嬉戏,正是这部剧的主创们所做的(剧中难忘的图像中,也包括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全盛时期画下的那些精彩而令人不安的时钟)。它的情节建立在一个我们大多数人在童年都有过的幻想上:如果我们能重写自己的历史会怎样呢?

这样的设定是从《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系列电影到尼克·佩恩(Nick Payne)最近糅合了物理学的恋爱戏《星座》(Constellations)的基础。但是这个概念也极为适合《被诅咒的孩子》,它是一种多重选择叙事,让波特的粉丝们可以看到他们已经熟悉的角色和剧中的新角色各种走过或者还没有走过的道路。

是的,老伙计们又回来了,至少是那些活过了《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的角色们。该剧的第一幕就是小说的最后一幕,也使用了不少同样的对话。

哈利(由杰米·帕克[Jamie Parker]饰演,他很好地呈现了波特的痛苦)如今正值中年,是魔法部的一名工作人员,他和妻子金妮(波比·米勒[Poppy Miller]饰演),在伦敦的国王十字火车站送儿子詹姆斯(汤姆·米利根[James,Tom Milligan])和阿不思(Albus,山姆·克莱门特[Sam Clemmet]饰),去为他带来特别的启蒙教育,也为他带来痛苦的母校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上学。这是阿不思第一年上学,和父亲一样,他是个骄傲、麻烦而又敏感的人。

哈利的老朋友和对抗黑暗的老战友们也加入了他们一家,傻乎乎的罗恩·韦斯利(Ron Weasley,保罗·索恩利[Paul Thornley]饰演,很快活)和永远的优等生赫敏·格兰杰(Herminone Granger,诺玛·杜梅兹韦尼[Noma Dumezweni]饰演,她是个黑人演员,入选这一角色时受到不少争议,不过她完美地胜任了这个角色)结了婚,他们的女儿罗斯(Rose,切莱尔·斯基特[Cherrelle Skeete]饰)也要去霍格沃茨上学。哈利以前的对头德拉科·马尔福(Draco Malfoy,阿历克斯·普莱斯[Alex Price]也在),还带着儿子斯科皮乌斯(Scorpius,安东尼·博伊尔[Anthony Boyle]饰演)。

和阿不思一样,斯科皮乌斯也是第一年去上霍格沃茨,两个男孩似乎注定要成为好朋友,还有一个有着淡蓝色头发的可爱女孩德尔菲·迪戈里(Delphi Diggory,伊瑟·史密斯[Esther Smith]饰演)。这是一个后来被证明很可能对整个世界来说都很危险的三人组。父亲和子女之间充满焦虑和渴望的关系既决定了这部剧的形式,也决定了它的内容。

不过,谁是那个受诅咒的孩子呢?剧中众多人物之中(演员共42名,非常多样化),有不少都适合这个描述。正如之前的小说一样,《被诅咒的孩子》中充满神秘的情节,用示意图也搞不明白,其中还有伤感的人生教训,痛苦地深入探讨青春期时代充满热情和苦恼的自我中心。当然,这样的组合会考验所有成年人的耐心。但是正如罗琳的小说一样,这部剧也能彻底让人放下防备。

左起:阿历克斯·普莱斯、保罗·索恩利、诺玛·杜梅兹韦尼、杰米·帕克与波比·米勒。

左起:阿历克斯·普莱斯、保罗·索恩利、诺玛·杜梅兹韦尼、杰米·帕克与波比·米勒。

在纽约到伦敦的飞机上,我重读了《死亡圣器》,看到舞台上的人物仿佛是自然而然地从书本中走出来的,真让我惊喜。索恩和蒂芬尼,以及该剧的动作指导史蒂芬·霍格特(Steven Hoggett)及布景设计师克里斯汀·琼斯(Christine Jones)此前曾在一部令人毛骨悚然的青春期吸血鬼舞台剧《让正确的人进来》(Let the Right One In)中合作,他们擅长寻找非凡事物与日常生活的交点。

这个团队还包括卡特琳娜·林赛(Katrina Lindsay,服装)、尼尔·奥斯汀(Neil Austin,照明)和易默根·希普(Imogen Heap,音乐),蒂芬尼和剧组成员们以充满想像力的指挥和精确性营造出了罗琳书中那个世界,偶尔也带有一丝恐怖。黑色斗篷同时抖动,让观众明白巫师们在开大会;一支来自非现实世界的、陌生恐怖、令人不安、颇具话题感的法西斯军团神秘现身,成群结队走出黑暗深渊;楼梯、书架和衣橱发生变化,神秘的生物推动着故事主题与情节。

这部剧捕捉到了罗琳作品中的情感,甚至比那些充满特效的电影还要令人信服。诚然,电影有幸邀得那些无与伦比、独具个性的英国演员们加入,比如艾伦·里克曼(Alan Rickman)和玛吉·史密斯(Maggie Smith),还有饰演伏地魔的拉尔夫·费因斯(Ralph Fiennes,他现在安全地呆在伦敦另一头的阿尔梅达剧院,饰演另一个邪恶化身,理查三世)。但在《被诅咒的孩子》里,所有台上的角色都是置身现场,直接对剧中的故事负责。他们当中大多数人还身兼多角。

这其中也包括这部戏的主角们,尽管我不能透露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以及是怎么做到的。我只能说,我们渴望与那些我们本来很了解的人,以及那些生命中重要的逝者,还有我们自身的过去与未来发生联系,这些角色的变形就是这种渴望的体现,既有趣又飘忽。

对于这种充满想像的信仰飞跃,关键词就是共情心。这就是《被诅咒的孩子》里感人而又有趣的魔法,它能让所有观众都变成魔法师的学徒。

翻译:晋其角

Copyright ©2017 www.luring.cn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