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政治家们的着装演变史

编辑:风尚网 来源:网络 2016-07-29 20:02
英国首相特丽莎·梅(左)迎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英国首相特丽莎·梅(左)迎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星期四,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费城富国银行中心正式接受民主党美国总统候选人提名,她创造了历史,也以前所未有的成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女性的榜样。

大选到来之前的几个月里(或许一直延续到之后的时间),她身上的所有细节都将受到公众的仔细审视,不仅仅是她的经济政策平台和电子邮件,也包括她的肢体语言,她的饮食习惯,她的亲密关系。当然,还有她的服装。

这就是当代政治领域内的生活,候选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每天都要做出选择,她的选择和她的立场同样需要精挑细选,部分是因为,这些选择也是我们都要面对的选择。

我们当中大多数人都无需决定是否对叙利亚做出制裁,抑或是否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但我们每天早上起来都得穿衣服。这就是面向公共的政治家与普通人美好的共同之处。

这不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也不是一种侮辱,而是现实。现在,这更是一种巨大的机会:可以从各个层面重新定义身为女性领导人的涵义。如今,绝大多数人终于可以接受它了。

希拉里·克林顿,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本月摄于拉斯维加斯。

希拉里·克林顿,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本月摄于拉斯维加斯。

多年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都是身穿各种颜色、有如潘通色卡(Pantone)般的上装,以及黑色长裤,她为女性领导人着装定下了基调,略微改变了男性颜色一致的分体上下装,扩展了着装色彩,同时又保持在传统框架之内。她有效地带来了这样一种观念:对于一个在历史上由男人把控的世界中行使权力的女性来说,她必须在很大程度上穿得像个男人——但是得更亮丽!

毕竟,另一位西方的榜样角色是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但是在卸任之后,她的裙装、蝴蝶结衬衣和喷发胶的蓬松发型固化成了讽刺漫画形象。

不过,如今,涉及克林顿与英国新任首相特丽莎·梅(Theresa May)之间(在某种程度上,也包括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就又有了两个女人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她们不是作为世界各国领导人的伴侣,而是本身就是领导者或潜在的领导者。她们或沉默或坚决地改变着人们对于总统或首相的外表的看法。

又或者正如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在共和党大会上所说的,是“国家的首席执行官”。或者就是首席执行官。

这不一定是意味着身穿女性色彩的服装,看上去却像是男性。

本月初就职的梅是这种观念最鲜明的倡导者。她毫不掩饰自己对时装的兴趣,特别是鞋子,从豹纹中跟鞋到印着口红的芭蕾平跟鞋,还有她在白金汉宫欢迎墨西哥总统时穿的真皮过膝靴。

在去年10月的世界妇女大会上,梅在讲坛上接受了蒂娜·布朗(Tina Brown)的采访,她说:“我是个女人,我喜欢时装。对于从政、从商,以及在各工作领域的女人来说,如何做我们自己,并且表明你既聪明,又喜欢时装,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她在接受BBC广播电台节目“荒岛唱片”(Desert Island Discs)采访时,说如果她的船只失事漂流荒岛,她会带上的“奢侈品”是终生订阅的《Vogue》杂志。

她不认为自己对时装的热爱同对核政策之类问题的关注是不可调和的,因此,她也创下先例,让女人可以使用服装来表达自己个性中本来被拒绝的一面,同时又不会降低人们的期待。

在梅所有的造型中,她的鞋子是最引人关注的。但是我觉得,她有几条连身裙格外醒目:去年她在保守党大会上穿的一条带不对称领口的的海军蓝色罗兰·穆雷(Roland Mouret);以及她被宣布成为党内领导争夺者中的两位女性之一时,所穿的紫色紧身裙。

让我们这么说,它们打破了传统的第一夫人与第一领袖(比如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ma]和默克尔)之间的界限,传统上,第一夫人都要穿裙装,而商界扮演领袖角色的女人则要穿长裤,以及西服上装。

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周一在费城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

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周一在费城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

这个规则也有例外,主要是在南美洲,在那里,女性身居高位的情况比在欧美更为普遍。比如,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Cristina Fernández)就经常穿带蕾丝和花朵的连衣裙。尽管如此,像处境艰难的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和智利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都是默克尔那一派的:各种色彩的外套,配上直筒裙或直筒裤。

事实上,你可以从特朗普阵营中位高权重的伊万卡·特朗普与希拉里·克林顿、奥巴马,以及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Sen. Elizabeth Warren)之间的对比中看出来。特朗普和奥巴马(她们可能会对这种对比感到难堪)在近期的会议上都穿的是整洁的圆领长裙,特朗普是无袖的,奥巴马是短袖的。

有可能是奥巴马设定了这种角色,抛弃了劳拉(Laura)、芭芭拉·布什(Barbara Bush)以及南希·里根(Nancy Reagan)那种穿西装套裙的第一夫人形象,她使用长裙来营造一种不那么挑剔、不那么传统的性格,并且表示她有权利露出胳膊。

但是沃伦几乎总是穿着时髦的珠宝色外套,搭配圆领黑衬衫和黑色长裤。克林顿一直忠于长裤套装,在她离开白宫,开始自己的政治生涯之后,就一直是这种形象。身为第一夫人的时候,她的风格偏向于淡雅、传统和半身裙,但她开始竞选参议员时,就只穿黑色裤套装了。

尽管她很快改成了同色系套装,它们代表了她走向政坛之前和之后的形象:从权力的幕后者、妻子和伴侣,到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候选人的转变。

2013年,奥巴马总统迎接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

2013年,奥巴马总统迎接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

不过,就算是在默克尔风格的阵营里,克林顿也是独树一格,她穿皮装(皮装!你上次看到一个可能当上总统的人穿皮装而且不是站在航空母舰上是什么时候?)还有珠链,从小众品牌到设计师品牌,包括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和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

“我认为美国以及美国选民终于准备好了接受这种观念:女性政治家可以穿点风趣和女性化的服装,这并不是什么问题,”《丑闻》(Scandal)和《逍遥法外》(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的服装设计师琳恩·保罗(Lyn Paolo)说。“这和时间有关。她在尝试新事物,真让我为她感到骄傲。”

Copyright ©2017 www.luring.cn 风尚网 内容来源于网络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